水影冥王星總部廢棄中

關於部落格
特殊傳說同人文,御我同人文
  • 367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亭VS販賣機(Atlantis VS七陵前的意外)

 小亭VS販賣機(Atlantis VS七陵前的意外) 

Atlantis與七陵學院決賽的清晨,夏碎與五色雞頭聚集休息室,等待開場。

「啊,忘了買飲料。」剛剛掃空整桌滿漢全席的早餐,五色雞頭對著打開的空冰箱發呆。

「打雜的……」

跑腿的夢囈OS:不要叫病人買飲料。

「差點忘了,漾漾在昨天競賽中昏倒了,現在還躺在保健室裡頭,不知啥時才會醒?」害他沒有跑腿的可以使喚。

「等漾漾醒來,我一定要好好地訓練他的膽量!校園勇士怎麼可以因為一個小小的競賽就嚇昏、不醒人事?那對名譽是一種污辱。」

昏迷中的漾漾OS:學長,我是不是一直睡著,不要醒來比較好?

「小亭,請你去交誼廳買些飲料回來好嗎?」夏碎從書中抬起頭,這麼吩咐黑蛇小妹妹。

「好~~」接過主人的錢包,黑蛇像隻小鳥蹦跳著出休息室。

十分鐘過去,等得不耐煩的五色雞頭抱怨連連。

「那條蛇買飲料是買到非洲、還是北極呀?下次應該給那條蛇配帶GPS後再出門。」五色雞頭碎碎念的走人,踏上尋找飲料之路。

做惡夢的漾漾OS:把GPS用在一條蛇身上,會不會太浪費?她只是到門口買個飲料而已呀……

又經過了十分鐘,這下連候補選手都不見了。

難不成交誼廳有意外發生?

想起找碴第一名的小亭,以及最會惹事生非的西瑞,再也坐不住的夏碎離開沙發,前往找尋失蹤的同伴兩名。

打開休息室的門,一連串毫不間斷的噪音襲來。

(嘰哩咕嚕……意外發生實況快速倒帶三分鐘,再PLAY

乒碰,蛇綑販賣機,上下猛力撞擊,天花板和地面各被砸了個洞,灰塵滿天飛。

這時,販賣機使出秘密武器,經激烈搖晃後,可樂泡沫式攻擊噴灑蛇眼,頓時巨蟒眼前一片模糊。

倏砰,幸好販賣機太笨重,蛇頭隨便衝撞都能把敵人撞向牆壁,壁面整個凹陷,龜裂成碎石塊落下。

被塞進牆壁動彈不得的販賣機,仍在奮力抵抗。

咚咚咚,像子彈一樣,販賣機以秒速吐出百罐暗器襲擊巨蟒,大約五分鐘沒停過。

啪滋,敵襲閃避不及,漫長的蛇尾掃到交誼廳的玻璃窗,淨空通風一個大洞。冷風徐徐吹來,交戰雙方同時停下攻擊。一邊是中彈哀嚎,一邊是武器用完補給中。

就在這時候(重頭戲上場),憤怒的詛咒頭上隱隱冒出血痕、長了個包,很明顯是被冷凍飲料打的。她決定不再手下留情!

轟隆轟隆,巨雷聲響,整個交誼廳瞬間發光,比外頭的太陽還要刺眼。

「小亭~~住手!」夏碎心急的制止聲,完全被雷聲餘震嗡嗡嗡給淹沒。

匡鏘,戰敗的販賣機,慘遭解體碎了一地。

來得太晚的夏碎,只來得及看著轟雷響起,交誼廳裡一片殘藉無立足之地。

他只是叫她來買個飲料,怎麼會變成這樣?

「你們把這兒當成競技場啊。真不小心,外頭趴了不少學生噢。不是被玻璃砸的,就是被冰器KO。」死要錢的夏卡斯出場了,朝夏碎遞過來一張請款單。

總而言之,就是要找人付醫藥費就對啦。

……夏碎無語,不知存款夠不夠賠償?等他看清楚請款單上的數字,立即頭昏目眩,他不行了。

運氣糟透了!這次他九成九會破產。

還來不及責罵人的夏碎,突然被疾奔而來的女娃給用力抱住,撒嬌哭泣。

……我才該是那個抱頭痛哭的對象吧。被醫療班用垃圾袋分批裝走的販賣機,機骸殘念飄散不去。

「怎麼了?你受傷了嗎?」反正事已成定局,煩惱也沒用。夏碎蹲下,安撫著黑蛇小蘿莉。

無意識的漾漾OS:有極高破壞力的詛咒蘿莉也不多見吧,要好好愛護才是。事實上,不愛護也不行吧。他也沒那個本事去碰詛咒的蘿莉。而且,他還想四肢健全、完整無缺的領到畢業證書。

「它吃掉了、它吃掉了……」淚水不停地往下掉,黑蛇小蘿莉泣不成聲。

「零錢被販賣機吃掉沒關係呀,回來告訴我就好,為什麼要打成這樣?受傷就不好了,會痛嗎?」夏碎幫黑蛇小蘿莉上藥,傷口癒合消失。

頓悟的漾漾OS:原來藥對詛咒體也有效喔。用筆記下來──醫療班的藥真是霹靂無敵的好用。輔長,給我每樣都包個一百份簽帳!

黑蛇小蘿莉搖搖頭,眼淚沒停過。哭得夏碎不知如何是好!?

「我知道,這條蛇為什麼發飆。」這時,五色雞頭大喇喇地現身。

暴青筋的漾漾OS:你剛剛躲在哪裡呀……只會看熱鬧起鬨的傢伙。夏碎學長選你當候補,真是選錯人了!

「我看到販賣機吃錢不給飲料,就建議這條蛇:把錢包整個塞進販賣機,然後──」

有著同樣遭遇的漾漾OS:我瞭了!販賣機把錢包一口吞掉。

「那是主人辛辛苦苦做的錢包,上面有我的名字、要送給我的……」黑蛇小蘿莉一邊啜泣,一邊解釋混亂的開始。

「我有叫它把錢包還給我,可是它不聽,還用飲料丟我……」黑蛇小蘿莉的眼眶整個紅透,可憐兮兮的抱著夏碎,要主人秀秀。

「我就告訴這條蛇,只要打贏那台販賣機,逼它把錢包交出來不就得了。」唯恐天下不亂的五色雞頭,自曝陰謀論。

滿臉黑線的漾漾OS:原來罪魁禍首就是你;還有那台不長眼、得罪黑蛇小蘿莉的小白販賣機。沒被修理,吃錢心不死的傢伙!那張由夏卡斯親身送來的請款單,(肯定很多錢!)應該是你們倆個要分擔的吧!不要捅樓子後,還把責任丟給夏碎學長一個人去收拾啊~~不要以為自首就無罪了!那還需要警察幹什麼!?

「好了好了,別哭了。回去我再作一個新的給你。」幫黑蛇小蘿莉擦淨眼淚,輕手輕腳的夏碎,未來肯定會是一個好爸爸。(漾漾感動地想)

「要有我的名字喲。」蹭~~醒鼻涕。

「好。」

「也要有主人的名字喔。」小蘿莉把紛亂的髮辮拆開,朝主人微笑。

「……好。」

「圖案我要黑色的櫻花。」得寸進尺的小蘿莉,吐著蛇信說。

「……」沒這種花吧,夏碎無言以對。

「抱歉,打岔一下。」尚未離開的夏卡斯插話,打斷培養感情的主僕二人,黑蛇小蘿莉立即散發滿室的黑色詛咒光。(人家在培養感情,你插什麼花!?

害怕的漾漾OS:夏卡斯~~你會被詛咒你會被詛咒你一定會被詛咒的!

「比賽時間好像過了呢。」一無所覺的夏卡斯說著。

背脊陰涼發冷的漾漾OS:我忘了,能當上教職員的,每個都是狠角色!不然他們是要怎麼在這所鬼學校裡頭生存下去呀~~

「啊?糟了!」被混亂搞得忘記了時間的夏碎,急忙叫出移送陣,轉移三人至比賽會場(尚未腦殘的漾漾OS:我知道詛咒不是人,不用提醒我!

空空蕩蕩的比賽會場,除了播報員,就只有尚未離去的觀眾仍在席位上。

「七陵學院呢?還是比賽取消了?」Atlantis該不會被判出局吧?在休息室等出場還會遲到──他會被冰炎責怪的。因為一點小事而忘了參加競技賽……

播報員飛落夏碎身邊,解釋。

「開場前,七陵學院棄權了。大會公告由Atlantis獲勝。」

「啥?他怎麼可以棄權!我都還沒打到架呀~~」五色雞頭暴走中。

很累很累還沒清醒的漾漾OS:如果不是你耍詐,讓黑蛇小蘿莉和販賣機鬥毆的話,你就可以上場被狠狠修理。我肯定!

  總歸一句,千錯萬錯,都是五色雞頭你自己的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