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影冥王星總部廢棄中

關於部落格
特殊傳說同人文,御我同人文
  • 367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卷之獸的黑鴨蛋

★卷之獸的黑鴨蛋 

使役獸的培養方法──

「一定要有愛的存在!」上完課又在發神經的五色雞頭,不理他跳過。

要是真相信他的話,豬都能飛天了。

「跟幻武兵器一樣,你要為它設定形體,規範它的外表屬性以及使用功能,之後成形為你所用。」

情報班的資訊完整且正確率高,可惜……好深奧,我完全聽不懂。

「我還沒學會,不能教你。」流浪漢像幽靈飄過,丟下一句話。

我知道,我從沒指望你。

「漾漾,有個速成法,你要不要試試看?」很好心的喵喵,拿出一本書問我。

「好啊。」只要不會養出終極大魔王那種東西,什麼都好。

「首先要找到一顆使役獸的蛋,然後……」翻開圖書館借的教科書,喵喵一一講解,像個專業的小老師。

我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學長把一顆卷之獸的黑鴨蛋,硬是塞進我的隨身包包裡。在第一次遇見安地爾的那個颱風夜──

「這個可以嗎?」我連忙掏出遺忘很久,不知道有沒有發臭壞掉的黑鴨蛋。

「嘶──」我聽見有人流口水的聲音。

「這個可以吃嗎?」黑蛇小妹妹又突然無聲地冒出來。是怎樣,妳跑錯教室了吧!?妳不要隨便對別人的東西流口水。

「不可以!」我反射地縮手,收回卷之獸的蛋。如果被學長知道,我沒把他的東西保管好,被詛咒黑蛇給吃了──我肯定會被學長分屍餵蛇,跟那顆黑鴨蛋一起作伴。

「好嘛。」噘起紅唇的黑蛇妹妹,偏頭恍神想著。「對了,這是主人要給你的東西,不可以弄丟喔。」

又一張水之妖精族的邀請函附移動陣,出現在我眼前。

「主人說,這是伊多他們要給你的。只要你想去聖地,拿著這張隨時都可以去。」詛咒黑蛇說完,雀躍地回去她主人身邊。

說到伊多,附帶想起兩枚雙胞胎,我開始有點想念他們三個。

「既然如此,說走就走吧。」五色雞頭又神速地奪過我的邀請函往地上丟,移動陣現形。

你這隻外星雞(咬牙切齒的語氣)懂不懂禮貌啊!借人家的東西都不用打招呼的嘛!

你不想上課,我要上課呀! 被記曠課,你要幫我擋老師的處罰嗎?

我才在心底抱怨完,一夥人全都被傳送到聖地入口。

「漾漾,你來了。」雷多剛好在入口處,不知道在幹嘛。

「嗯。」我虛聲應著,還附帶路人若干名。

雷多笑笑地看著我……們一群人,卻什麼也沒說。

「走吧,伊多在等你喔。」

……這又是先見之鏡的預知嗎?

雖然修好先見之鏡我很高興,不過我懷疑,伊多是不是天天都用它來占卜未來呀?不然怎麼那麼剛好,每回我在場時,都會收到先見之鏡的消息?

還是先見之鏡專門占卜不幸之事呀,這我就可以理解了,因為我總是天底下最、最、最、最帶衰運的人了!

走過謎樣的森林(我覺得比較像海底公園),又來到從前伊多休息的房間。

雷多帶著其他人跟我揮手告別,去別個地方觀光喝茶兼介紹景點,只剩我一個留在伊多的門外。

我比較好奇的是,連五色雞頭都乖乖不吭聲的走人。我懷疑他又要對別人家的聖地搞破壞。

「漾漾,你在想什麼呢?」不知何時,伊多早已打開門,看著我神遊天外也不阻止。

「喔,沒啊。你找我有事嗎?」

「沒什麼,只是想看看你需不需要幫忙?」伊多轉身進門,房裡早已準備好茶點,還有一些書籍攤開擺在桌上。

「ㄟ,幫忙什麼事?」最近我沒發生什麼意外需要幫忙的。

「你不是正在為使役獸困擾嗎?」

嘶~~好神哪! 我倒吸一口氣。果然伊多你無時無刻都在用先見之鏡的吧。不知道它可不可以猜中下期的樂透號碼……聽說槓龜十幾期了,獎金非常可觀。中頭獎的人隨時都可以準備好、拋家棄子跑路去。不然會被綁架!

「我們剛剛才討論到一半,就被西瑞弄來這裡了。」簡言之,我就是什麼都不懂啦。

「那麼漾漾,你想過要什麼樣形體的使役獸了嗎?」一點也不介意教導我這菜鳥的伊多,溫煦如太陽地笑著問我。

「還沒想到耶。」 我的要求很小的,只要不是那種可以一口把我吞掉的怪物,我都可以接受。

「我可以看看你的靈獸蛋嗎,漾漾?」

「在這裡。」我趕緊從包包掏出來,還好沒有把蛋壓破或弄不見。

盯著靈獸蛋端詳了許久的伊多,他把蛋放回我的手掌,從桌旁取來一條銀色項鍊,遞給我。

「這顆蛋很快就要孵化了,放在包包裡不大好。這條懸掛鍊送你吧,把靈獸蛋放在裡頭,不但可以保護牠,也方便你隨時觀看牠的動向。」

「呃,謝謝你伊多。」把蛋塞進去,再把項鍊掛在胸前,有一股感覺奇妙地溫暖了心臟。

噗通、噗通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好像有人在跟我說話一樣。

「漾漾。」

「噢,對不起。」我又發呆了。

「不用道歉。我只是想告訴你,使役獸並不難控制。你只要記住一點,牠是你的夥伴,而不是敵人。你想要牠成為什麼樣子,牠就會隨你所想的幻化成形。這樣就可以了。」

「啥?」剛剛那群路人同學可不是這麼說的!真的有這麼簡單嗎?不會到最後孵出螞蟻一隻吧── 那我會被所有人恥笑到死的!

「你相信我嗎,漾漾?」

我毫不猶豫地點點頭。

「譬如祈願咒,只要相信,你就能辦到。使役獸也是一樣,能陪在你身邊,是件幸運的事。」

是這樣的嗎……?從小到大沒停過的衰運,讓我很懷疑幸運在哪裡。

「漾漾別害怕,你是萬中選一的人。那是神的恩典,要坦然接受命運,別逃避。」

★★★@﹏@★水★︾θ︾★影★θ︿θ★冥★﹀⊥﹀★王★﹋ω﹋★星★

        在與伊多溝通過後,對於使役獸將會出現什麼樣的怪卡,我比較沒那麼怕死了……反正死也不能解決問題的。

雷多所帶領的聖地觀光旅遊團,恰好在我踏出伊多房門的時候出現了。

……你們都有特異功能嗎? 還知道我什麼時候從房裡出來。我相信,你們去蓋別人布袋絕對不會失手、錯過!

「漾,回去吧。」喵喵一行人向我招呼著,每個人手邊還都抓了些聖地特產,五色雞頭後頭還拖了個布袋,像熱氣球那種巨袋……

你們到底想幹嘛!?

沒帶禮物來作客,就已經說不過去了,竟然還大肆搜刮別人家的東西,有夠沒禮貌的。

「這是下禮拜課堂上老師要用的,取名叫使役獸對抗賽,看誰的使役獸能收服最多的怪物。漾漾你要不要也抓幾隻回去練習?對了,老師特別叮嚀過,不准用使役獸以外的東西,特別是幻武兵器。」

「不用了……」我要昏了! 我還是初學者耶,連靈獸蛋都還沒孵出隻鳥來就叫我上場,還不准我用米納斯,那不是存心要我被怪物收拾的嗎?

「別擔心,漾漾。在你上課之前,使役獸就會孵出來的。」

意思是,我還有那麼一丁點兒的時間練習使役獸嗎?那能幹嘛呀。

  教牠裝死、還是三秒鐘投降術嗎

「時候不早了,漾漾,你該回去了。歡迎下次再來。」伊多鞠躬歡送我們。

「嗯。伊多,再見。」我連忙彎身回禮。

「漾漾,下次再來玩。我帶你去捉沒看過的怪物。」盡責的導遊雷多,拚命宣傳聖地福音。

謝謝、不用了。 我不想被怪物打趴在地上喘,特別是你們聖地又沒有不死人的精靈契約保護!我不想掛在異鄉,落得沒人收屍的下場。

「雷多再見。對了,還有幫我跟雅多打聲招呼。」我忽然想起,今天一直都沒看到雅多,他可能是在忙些什麼吧。

綠蔭盎然的風景,下一秒轉換成精靈雕像的特寫鏡頭。

我們回到Atlantis校園裡。

喵喵、千冬歲和萊恩,跟我說過再見,然後拎著所謂的聖地特產去找老師交差。

唯一留在我身邊的是,從不按牌理出牌的殺手一名。

「西瑞,你怎麼不一起去老師那裡?」你不是也抓了很多奇怪的東西嗎?

「這是我自己要用的。」地上出現個移送陣,把五色雞頭的氣球包袱給送走。

難怪!我就想,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合群不搞怪,就像台灣下冰雹一樣奇怪。不小心會砸死人的!

「噢,再見。」嗅到令人不安的氣味,趕快落跑。

呃咳!久未重逢的勒脖子伎倆,又重現江湖。

「幹嘛啦,從明天開始放假,我要準備回家。不要再抓著我啦。」後退一步鬆了口氣,我撇起嘴角抱怨著。

「我跟你一起,回你家。」被五色雞頭勾肩搭背,讓我好害怕~~

做什麼做什麼!你會把我家搞得天翻地覆,然後就等著看我被我老媽分筋錯骨吧!

「你自己的家不回,去我家想幹嘛!?」我一陣毛骨悚然,全身進入備戰狀態。

「我要第一個看,卷之獸會孵出什麼神秘東西。」

我相信──只要你不在,它就不會變成奇怪、我會怕的東西!

「又不見得這幾天就會孵出來。」我垂死掙扎抵抗……好像沒什麼用。

於是乎,被獸爪逮住的我,只好乖乖帶一名跟屁蟲回家。

然後,我三天都沒出過房門。

我、我是回家幹嘛的呀~~

為什麼我要被迫跟一隻雞,關在小小的房間裡不准出門?

電動也不能打,第四台也不能看。整天都被雞頭逼著看DVD,還是重播重播再重播的狗片。

狗大戰、╳家也有貝多芬、靈犬萊╳,還有再見╳,可魯。單單那隻拉不拉多就足足看了上百次,由生到死,八倍速快轉只要十多分。讓我不禁感嘆,人生真是短暫~~ 晚上我連作夢都會夢到,成群結隊的狗在追著我跑!

真是夠了

就在我想拿爆符,把雞頭給炸上天,以結束我的苦刑時候,黑鴨蛋動了。

「啊!」我嚇了一跳,把胸前懸掛鍊裡的黑鴨蛋小心翼翼地取出,放在桌上用毛巾墊著。

「蛋破了、蛋裂了。」驚慌失措的我,有種要當爸爸接生貝比的感動。

我和五色雞頭兩個人,雙手連頭緊貼桌面圍著黑鴨蛋,目不轉睛地看。

嗶剝,整個外殼散成開花狀,一團白霧飄了出來。

它緩緩地停在我眼前,白霧扭動個不停,像是抓癢抓不到的感覺。

然後,霧氣散開變大,漸漸有了頭、四肢、尾巴等形體明顯浮現。

我愣住了。

這是我應該看到的東西嗎?

不是吧!?

「汪!」

  這是、這是……一隻拉不拉多!

我昏──

我的使役獸怎麼會孵出一隻拉不拉多!?還是米色泛茶棕的雜毛~

啊!難不成,我的噩運又回來附身了嗎?

 ★                 ★                 ★

就這樣,四天連假的末日,我帶著我的使役獸一步一腳印,舉足維艱的回到黑館宿舍。

別問我,為什麼不把使役獸收起來,而晾在外頭扒扒走。這不是菜鳥實習生可以回答的問題!我不把牠搞丟就不錯了。現在的香肉店那麼多……聽說幼齒很補的。

黑館一樓招待處那裡,很明顯的,有一整團的人在等我──看笑話是吧!

我……我可不可以要求換一隻比較有尊嚴的使役獸?

我要養條狗的話,去領養就好了咩。有人用條狗當使役獸的嗎?

沒有吧!肯定不會有人像我這麼衰的吧。

我忍不住沮喪萬分,拉不拉多──還是幼犬的牠,連條蛇都打不過吧。不是每隻狗都像狗狗猩猩╳冒險裡頭,那隻詹姆士一樣強好嘛!

那隻長相兇惡的牛頭犬,可以把蛇咬去草叢丟掉,我家的拉不拉多只有被一擊斃命的份吧~~還是你要我把牠訓練成導盲犬送給帝嗎!?

下個星期的課堂考,我……可不可以不要上場啊,你把我當掉都沒怨言啊!看著我家幼犬無辜的眼神,逼牠上戰場,你不會餘心不忍嘛!?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賠得起嘛!?我記得,校園精靈契約不死人的約定,裡頭不包含一條狗的吧!

幾名同學瞧見我家的拉不拉多,頓時遺忘我的存在。

養條狗很稀奇是吧,過幾天看我被秒殺,我死也會回來找你們的!

「好可愛喔!你看你看,牠笨笨呆呆的樣子,跟漾漾好像噢。」

喵喵……你說誰笨得像狗!?

「笨得是你!我看,這條狗都還比你聰明。」學長不屑的眼神丟來。

是,我知道。我不該叫出一隻沒啥路用的狗當使役獸……

你以為我願意嘛!?

如果時光可以倒轉,我一定會想,叫一隻暴龍出來,把外星雞給一腳踩扁!

「到時候,被踩扁的是你吧。別忘了,校外是不能復活的。」

「……」我、我絕望的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了……

我是不是該開始寫遺書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