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影冥王星總部廢棄中

關於部落格
特殊傳說同人文,御我同人文
  • 367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卷之獸的願望

卷之獸的願望

綠草如茵的小花園,愛犬正與主人玩著你丟我撿的遊戲。溫馨滿分的畫面,……絕不存在Atlantis的校園裡。

  看,左邊遨翔天際的老鷹,一瞬間被人打下,暗器是海馬高射砲的口水,主人來自我不想接觸的B班同學。

右邊有隻失控的黑色駿馬狂奔草原,後頭追甩不脫的是袋鼠爸爸。沒過多久,袋鼠以光速超越,朝著馬頭使出一記上勾拳。

又一顆流星出現。

許願,漾漾在心中默念:所有的暴力份子,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平凡的我在這裡散步經過。

碰!

猶如地震的巨響傳來,隨即有醫療班拖著人體跑來跑去。我知道,又有人栽在教室奔跑的空地。

「汪!」 精神飽滿的幼犬,狂搖尾巴坐在腳邊。

「饒了我吧,上課時間到了。」養使役獸的第一好處,每天清晨都被小狗用口水洗臉,跟學長的起床號一樣有效。

「汪汪。」意猶未盡的拉不拉多,緊咬著我的褲腳不放,死賴著不走。……沒想到,居然連一隻小狗都能把我定在原地,動彈不得。

「夠了吧!我已經陪你玩兩個小時。」手錶顯示下午一點鐘,「我連午餐都還沒吃。」我怒! 連條狗都欺負我是怎樣!?

最後,不知是寵物感覺到我的怒火,還是我伸手拿出米納斯豆的動作,拉不拉多「嗚嗯~」討饒著。

「少來,裝可愛也沒有用。」吃飯皇帝大。特別是空腹會引起血糖降低,脾氣不好。

收拾一地愛犬喜歡的玩具,我朝餐廳走去。尾隨者除了蹦蹦跳跳像兔子不像狗的使役獸之外,還有幾個A班的學生,其中一個妖精族伸手拉住我,不讓我走。

「有……有事嗎?」即使有了米納斯,我還是很怕人找碴,而且他的手下人數比我多,我身邊卻只有一隻中看不中用的小狗。

「來比一場吧。」不夠兇惡的不良少年頭頭(比起五色雞頭來說),對我提出挑戰書。

我不要!……可是沒膽說出口。

「我……上課要來不及了。」求求你放我走吧!遲到老師會發飆,再出一堆山的作業讓我煩惱。

「下課後,競技場見。」他指間拎了張選課表,晃啊晃……你是間諜嘛!居然連我的課表都拿得到!

望著A班不良少年率眾遠去,我苦了,皺著眉頭。

「肚子好餓……」可是不去上課不行──

我垮下嘴角,拎著大大的寵物玩具包,進教室哀悼,我與A班同學的課後輔導。

上課鈴響前一秒,沒進過教室的愛犬,興奮不已滿教室跑。不知怎地,熊熊撞上剛踏進教室的老師胸前,反彈落地滾了好幾圈。

「嗷嗚~」拉不拉多眼角含淚,可憐兮兮的跑來哭叫。

「誰叫你要到處亂跑。」我低聲責罵使役獸,也不敢抬起頭看老師的臉,有沒有變青發黑。

「褚同學,請不要帶著寵物進教室、防礙上課秩序。」老師沒有用很兇的語氣說話,還是有一股威嚴在,總之──我會驚。

「我知道……」戰戰兢兢的罰站一會兒,我趕緊把愛犬趕出去。

「乖,自己出去玩。」從玩具包掏出刺刺球給牠咬著,我拍拍拉不拉多的頭,命令著。……希望牠會聽。

「ㄣ~」用鼻音表示不悅,牠還是垂頭喪氣的走出教室。奇怪的是,牠不用開門也能進出,我懷疑牠會穿牆術!

……連隻狗的法術都比我強,是怎樣!?

三秒鐘後,我額前滴汗。

我看到拉不拉多在教室門口停下一秒,回頭盯著講台的老師看,表情……我說不出來,感覺像詛咒之光散發中。

幸好老師沒看到,不然不知道我會有怎樣悲慘的下場。麻煩!我一點也不想揹負寵物的挑釁後果。

過了十分鐘,艱深的課文讓我忘了一切世物的存在。

碰、碰,連聲巨響撞擊教室門,打斷了老師的授課。

劈!一根長長附吸盤的觸角,撞破了教室門朝老師襲擊,處變不驚的老師隨手一拍,觸角插進天花板卡住。

全班靜默,集體一致看著天花板,一隻米白色的小狗把觸角當溜滑梯,順勢滑下,跑到我面前正坐,吐舌頭猛搖尾巴。

「……」無言抬頭看著觸角末端的咬痕,我知道,這又是另一次愛犬的討好炫耀。

這隻與眾不同的使役獸,平常的喜好就是出門散步遊玩,順便咬一堆寶物(牠自認的,我總覺得是垃圾)回來給我。

沒想到,拉不拉多牠有咬活跳跳生物的嗜好。

咳咳,差點受傷的老師發出陰森森的涼意,讓我冷得好感冒。

「老師,對不起!」我趕緊站起身道歉。不明生物開始不停晃動著觸角,害我嚇了一跳。

「褚同學,你的寵物真是讓人大吃一驚哪。」我好像看到老師青筋滿頭暴,馬上低頭懺悔,並偷瞪小狗好幾下。

眼看拔不出來觸角的不明生物,硬是卡在教室門上進退兩難,教室的窗口外再次出現奇景,有兩顆比小玉西瓜還大的眼睛,緊貼著教室窗戶看著我們,是什麼困住牠的長爪,害牠拔不出去也進不來。

「大海怪!」我指著巨大章魚頭大叫,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第一次用米納斯射擊訓練的生物,並沒有全部解決掉,原來牠們還藏在空地裡面。我完全給牠忘掉!


碰咚咚咚、霹靂啪啦!


        玻璃又碎整排,教室門整個被拆,更多的觸角伸進教室,同學尖叫擠成一塊,只有我愣呆在座位上。

一根根觸角靠過來,拉不拉多跳上桌面,朝著章魚腳露出小巧可愛的白牙威嚇著。很奇怪但是很有效,剛被咬得很痛的大海怪,一點也不敢碰我。

老師皺眉想了下,瞬間使出移動陣,送走教室所有的學生,連同老師自己。

「褚同學,你闖的禍自己收拾。」說完,走人。

「……」與愛犬相對無語。

    ──狗不教,人之過

西瓜眼睛咕嚕嚕地轉,我掏出米納斯槍,一發讓牠下地獄。

「不要再作這種事了!」  巴了下拉不拉多的頭,我在跟一隻狗訓話……天啊!我瘋了。

登登登登,正常的簡訊鈴聲通知。

感動!我終於能控制手機的來電鈴聲,不會再出現大悲咒或鬼哭神嚎的配樂。

「……」看完簡訊無語。

坑人哪!錢鬼夏卡斯──

         教室的修理費為什麼要那麼貴
!?黃金打造的房子還比較便宜咧。

慘了,真的要去接任務賺錢了。不然存褶空空的我,是要怎麼在地獄裡活下去?

「汪汪~~」

巴著玩具骨頭、垂涎欲滴的小狗提醒我,用餐時間已經過了很久很久。

眼看老師不會再回來上課,我帶著拉不拉多丟下移動符,去享用遲來的午餐。

「你再不乖乖聽話,我就把你賣掉!」聽起來沒啥用的威脅,拉不拉多抬起前腳搭著我,吐舌頭撒嬌。

然後,搶走我的香酥雞腿跑掉。

「……」黑線背景掛上來,烏鴉驚飛滿天。

會欺負主人的使役獸,我不想要

                ★                ★                 ★

無奈,第N次訓話失敗。

同樣的慘劇一再重演,每堂我選的不同課程教室都發生過,我已經被教室列為不受歡迎的黑名單中。

每回都被趕出教室的拉不拉多,在牠咬了八隻章魚、五隻鯊魚、七頭巨鱷、一名人魚(我一直懷疑是餐廳裡的噴水雕像)進教室後,所有老師意見一致對我的寵物取消課堂禁入令。

事後我猜,主要原因應該是最後一次發生的意外,老師們的態度才會轉變得那麼快。

謎樣的事件過程發生在那天午後,拉不拉多不曉得從哪兒咬來一個包裹,興沖沖穿越門口跳進教室。看到使役獸把包裹丟在講台,老師隨即臉色大變,下了結界封印,還勒令所有同學坐著不准動。

沒幾秒鐘,班導被手機叫來,處理危險的郵寄包裹。

莫非那是從黑館裡咬出來的?還是你攔截班導的詛咒郵件?好樣的!我連班導的宿舍是哪間都不知道,你居然敢圈圈又叉叉…… 到時候你變成香肉火鍋,我可不救你喔。

「ㄣ~~」拉不拉多低聲懺悔,不理。

我已經被你騙太多次了。

「乖乖不要亂跑。」拍拍牠的頭,我專心上課做筆記。

幾分鐘後,淒厲的哀嚎又響,刺痛所有同學的聽覺受損。

老師一無所覺的繼續上課。

──我知道,他有重聽!

我捂緊耳朵,沒效。我聽不見老師講課的聲音,卻還有莫名作崇的立體環繞音效。

窮極無聊的使役獸,一一巡視門下窗下被困鎖的惡靈,不時用狗爪揮抓幾下,還會像蜘蛛一樣爬牆壁,連高高的天窗也不放過。

從此以後,我記住了教室每一塊鎮壓鬼魂的場所,因為──那隻拉不拉多每堂課都要從門到窗巡迴好幾遍。

        我受夠了!

     我要把你吊起來打、餓你三年、

  剝你筋啃你骨喝你血還有十八般禁忌處罰!

嗚唔~,主人……我不是人,也沒有筋皮骨頭可以給你剝

「嚇!你會講話!?

會啊,可是主人你不想聽,就聽不到啦

「那你到底要怎樣,才會乖乖聽話?」我已經負債累累,任務期排到天邊。債款未清之前,也許我一輩子都畢不了業……

可以說我的願望嗎?主人你一定要答應喔

「快講!」我居然得跟一隻狗談判,作夢都沒想到會有這一天。

那就麻煩你了,主人。我的願望是──我要一隻同伴,只有我一個太無聊了,主人又不能整天陪我玩

說完,拉不拉多趴在地上畫鬼火……

我暴青筋! 你是狗不是人吧。還給我畫圖說話要玩伴──

「……你想要什麼陪你玩?」終究,為了能安穩順利的畢業,我還是屈服在狗爪之下。只是──

「我不想再有拉不拉多了。」一隻禍害就足夠,別給我兩隻成雙湊成對。又不是在打麻將聽牌!

拉不拉多搖搖頭,坐姿端正的請託。

萬能的主人~請賜給我一隻,會飛會噴火、又會潛水兼鑽地的夥伴吧

「不准!換一個。」要是真有那種東西孵出來,你們倆個肯定把整間學校給拆掉。那我要還債到幾年幾月啊?(漾淚眼婆娑地遠目

主人主人,你已經答應了,不能反悔

「到底你是主人、還是我是主人?」當然是我說了算!

嗚嗚~主人──

「哭也沒有……」一隻獸爪出現,打斷我的話。

「漾~~你家的使役獸是在哭啥?幾百里外都聽到了。」五色雞頭攀在我肩膀,差點把我壓扁。

「沒事,你去忙你的。」危險人物出現,快溜。

「這樣不行喔,漾漾。看到我就跑,就表示你有虧心事,不敢讓我知道。」五色雞頭揪著我後衣領,我沒辦法逃。

「咳、咳。」被勒住脖子噎口水嗆到,我生氣了。

「你不要管啦,這是我的家務事!」

「噢?」五色雞頭似笑非笑的神情,讓我全身發毛。

「反……反正跟你沒關係啦。」一掌打掉五色雞頭的手,想跑,卻被拉不拉多絆倒。

我趴了,閉起眼也沒抬頭,不想理會那隻吃裡扒外的使役獸。

窸窸嗦嗦的談話聲傳來,我什麼也沒聽到。直到五色雞頭輕輕的把我拉起身,還替我撢掉身上的灰塵。

我嚇呆了!

世界末日到了嗎?不然,五色雞頭怎麼可能這麼好心啊。

「漾漾,最近很多鬼族在校園外活動喔,目標是你,知道吧。」

「……」可不可以不要提醒我,我只想過平凡人的生活。

「你的能力尚未啟發完全,單靠一隻使役獸,是無法保護你的。」

「大不了我不出校門──」啊!那是不可能的事,我還得定時回家報平安,還有出任務賺錢。

「所以──」

「所以……?」 我呆呆的重覆一遍,重點是什麼?

「我們去養另外一隻使役獸吧。」


啥?跟你一起!?


    讓我死了吧!!!!!
 


        「我想想,有什麼東西是會飛會噴火、又會潛水兼鑽地?」難得認真思考的五色雞頭,手裡不忘拖著我走。

        「我不要~~」我高八度的慘呼,但沒人理我。

        「安啦,漾漾。有上次孵蛋的經驗,只要一天就可以搞定了。」

「米納斯!」

大豆被搶走──

        眨眼間,連變成槍都來不及。

「拉不拉多!」我呼叫唯一的希望。

「汪汪。」翻譯──

主人,這一切都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

「為你達成使命是我的榮幸。」


        你認命吧!漾漾。


        千年衰運會一直跟著你,到死不休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