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影冥王星總部廢棄中

關於部落格
特殊傳說同人文,御我同人文
  • 367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票選拍檔NO.1

♂BL♂☆票選拍檔NO.1

我不能、失去、最重要的人。

所以……必須離開你。

即使,我愛你。

愛你那麼深──

☆ ☆ ☆

他,作了個夢。

夢裡,有數不清的鬼族大軍,和無數美麗的精靈。

血光,劍影,魔法盪漾。

精靈軍敗退,一名接一名倒下,死去。

鬼王大笑,惡靈進擊,勝利在握。

他必須做些什麼。

伸手,召喚靈,使役相助。

各種強大的援軍到來。

他仍絕望地,閉上眼。

還不夠──

與鬼王抗衡。

他走上前,誰……擋在他面前?

他看不見。

「請你放手,我必須……」夢裡的人,是我?

後來,自己說了什麼?我聽不見。

鬼王眨眼出現,我瞪大眼,在他背後,鬼王持刀揮下。

「不──」我驚叫,心慟欲死。

結局,我看見藍藍的天,近在眼前。

他的臉,淌著淚。

耳邊,是誰在嘶聲吶喊?

喚我的名,留下。

心痛,不能喘息。

眼前的他,模糊不清。

「你……」劇痛,不能成言。

「別說話、你不會死的……」

他騙人,他一直最喜歡騙我。

說我,被他騙時,最可愛。

到死亦同。

我勉強,繃緊氣息,不散,對他說。

「我愛你,所以請你,為我活下去。」

夢醒,我忘去。

只因,那是前世的記憶。

我立誓,那不該是,今生的你、今生的我,的結局。

☆ ☆ ☆

漾漾,不要選擇黑暗,多想著你身邊同伴。

想起,有人曾經這麼跟我說。

可是,他不知道,我會失去什麼。

「如果,我跟你走,你保證不傷害他們。」我對安地爾這麼說,一點恐懼也沒有。我最恐懼的,是我什麼事也沒辦法做。

像伊多,曾被傷害那麼重。

「漾漾,不可以!」遠遠地,有同伴在吶喊。

我不能、也不想聽。朝安地爾,伸出手。

我知道,我留下的結果,是什麼。

「褚,你給我回來!」浴血奮戰的學長,這麼說。我全身顫抖。

「我、必須走,不能留。」緊閉眼,在心中說。

這是我的決定,所以──學長,請你放手。

放手讓我走。

我不想,再有人死去,再有人離開我,永遠地,不在。

「我不准!你別想這麼做!」

我睜開眼,學長緊緊抓著我的臂,凝重、專注看著我說。

移動陣在腳底亮起,學長拉著我後退,移動陣光滅。

安地爾在前方,與夏碎小亭爭戰,步步逼近我身邊。

「褚,你給我乖乖待在這裡,哪裡也不准去!」學長丟下話,上前迎戰安地爾。

我能做什麼?

我也不想走。

但我還能做些什麼?

迷惘,無措,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除了走,離開,把寧靜留下,其餘鬼族全帶走。

不遠地,安地爾看著我哭,冷冷的笑。

我知道他想什麼!

「冰炎!」我嘶聲裂吼,慟不止息。

一柄槍,穿過透出,他的心。

「再也沒有牽絆,抓住你不放。」安地爾笑、說。

安地爾後頭,躺著夏碎學長,努力想爬起,小亭哭著,驅離鬼族保護主人。

淚流滿面,抱著冰炎,我想起,精靈百句,殲滅終句。

安地爾變了臉色,當我唸出咒言,千冬歲和萊恩,趕來擋在我面前。

風起,日闇,火升,水止,殲滅之名。

以妖師之令,鬼族滅。


        「會這招,不趕快用。害我白挨一槍……」失血蒼白的冰炎,仍笑著說。

「嗯,對不起!現在才想起。」我抹著淚,忍住不想掉下。

琳婗西娜雅,我願付出一切──

請讓我最愛的人,再度回到人間。

回到我身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