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影冥王星總部廢棄中

關於部落格
特殊傳說同人文,御我同人文
  • 367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交換禮物之求救信

交換禮物之求救信

比皇宮還要華麗十分的茶館,一群人三三兩兩來到,準備聚會。

聚會發起人:千冬歲。

受邀請人清單:

漾漾、喵喵、千冬歲(主持人兼發起人)、萊恩、學長、夏碎、小亭、五色雞頭、伊多雷多雅多(三兄弟邀請函算一張)、班導、班長、提爾、然、蘭德爾、尼羅、庚,以上共十八名。

★                ★                 ★

除了任務期間,從不遲到的夏碎,帶著詛咒小蘿莉第一個報到,千冬歲難掩興奮之情,剎那間把邀請清單給掐成鉛筆般的細棍。

「大哥,好久不見。」感謝天,四週無人,他才能無所顧忌的叫夏碎一聲哥哥。兄弟倆明明在同一所校園,卻是天高地遠的很少碰面。

夏碎微笑不語,任由小蘿莉衝向前,進攻已擺放滿滿茶點的宴會廳。

……是說,這不是只有十八人的聚會嗎?幹嘛擺出活似要餵養一支軍隊的食物?會嚇到漾漾的,這比上回決賽初戰的慶祝宴更驚人。

「對了,冰炎要我轉達,他臨時有任務,會晚點到。」似乎不太想說話的夏碎,想起缺席的搭檔而重開金口。

「喔。」那不重要!千冬歲心想,他要趁機看能不能藉此跟夏碎打好友誼的橋樑,不然每次都要經過漾漾→學長→夏碎,才能有所聚會;他光想計劃確定實行成功的機率,真的很累!

「大哥,下回有空,我們一起喝茶吧。」千冬歲戰戰兢兢的等回話,被打岔。

「呦,我是第一個到的。」不良少年兼殺手,來了。

暴‧青‧筋!!!!!!!!!!!!!!!!!!!!! 千冬歲的臉色發青。好不容易的機會,卻被搞砸了!所以他最討厭那個死敵!

「早,西瑞。」偷偷鬆了口氣的夏碎,朝史上最沒有人緣的學弟打招呼。

……他不跟千冬歲太過親密接觸,是有苦衷的。而他的苦衷就是──最不能說的秘密。

「漾,你來了。」明顯發覺夏碎回避的反應,千冬歲只好轉移自己的注意力,這才看到被不良少年拖來的同班同學。


「欸,千冬歲早。今天找我們來有什麼事嗎?」一進茶館,漾漾便抓起差一秒就要狂奔的使役獸,並緊緊抱著不放。他可不想在離開茶館之後,欠下史上最大宗的債款。他已經被夏卡斯剝皮去油好幾次,如今只剩全身家當而已。

「等全部的人都到了,再說吧。漾漾,你要不要先吃些點心?」千冬歲指著桌上已消失一半的菜餚甜點大餐,漾漾搖搖頭。

「謝謝、不用了。」他不想為了填飽肚子,任由拉不拉多毀了他的下半輩子。

這時,服務生領著伊多、雷多、雅多到場。

「漾漾,你的使役獸呢?」雷多熱情地搭著我的肩,問。

……這是你第一次先問我、而不是先問外星雞,可是你一定要提使役獸嗎? 我鬱卒了──

「在這裡。」我抓起拉不拉多的前腳舉過肩,牠立即高興地舔雷多的臉,就如同野狗撒尿作為勢力範圍一樣。

「什麼?就這隻小狗!?」雷多大叫,搶過拉不拉多,把牠甩來甩去,像小孩子一樣甩著玩。我看到伊多和雅多都露出訝異的表情。

……我知道,沒有人會像我一樣衰,衰到養出一條狗當使役獸。

「牠很黏你。」看著拉不拉多死命掙扎離開雷多,迅速逃回我懷裡的小狗,伊多說,「很少會看見全天候不離身的使役獸。」

……我瞭,不然我也不會被牠害得這麼慘! 負債累累中,要靠任務金來償還。

「漾漾,不用太擔心。你有足夠的╳╳供應使役獸成長茁壯,我相信牠很快就能成為你的助力。」

成長茁壯? 靠什麼啊!拉不拉多繼吸乾我的存款之後,又要像吸血鬼一樣吸乾我的血肉嗎?我可不可以不要啊──

「漾漾,你怎麼站在這裡不坐呢?」喵喵突然從一旁冒出來,也搶走我的使役獸用臉磨蹭,拉不拉多眼睛黑亮地朝我嗚咽求救。然後被醫療班的魔女抓去餵飯菜,小狗的冬令進補時間到了。

……不管你!我轉過頭去,假裝沒看到使役獸的無辜眼神。反正喵喵很愛照顧我的拉不拉多,就暫時交給她保管好了。我也可以鬆一口氣。

「漾漾,幫我找東西好嗎?」

「赫!」我嚇了一跳轉身看,忍者流浪漢出現了。

「你幫我用米納斯找邀請函好嗎?」萊恩披散著髮,站在我後背。

「為什麼?」你人都在這兒了,還要邀請函幹嘛。當扇子搧風嗎?

「我不小心把作業夾在裡面了,明天要交卻找不到。」

…… 原來萊恩你常常弄丟東西喔。

我拿出大豆,扣板機,邀請函被藍光找到送過來,掃到柱子旁的古董花瓶,倒下破碎。

……我又多了一件賠償物。

「謝了,漾漾。」萊恩拍拍呆滯的我,撿起他的作業,走去用餐。

「漾漾,你怎麼了?」明明是他校學生,卻好像隔壁班同學三天兩頭看到的白陵然,一臉擔憂的問。

「……沒事。」我只是想到新的鉅額賠償金,有些頭暈。

「那我們一起去吃飯吧。」然愉快地拖著我,找位子坐。

接著,最後一行人來報到,有班導、班長、提爾、蘭德爾、尼羅以及庚。交換禮物的成員全部到齊,除了學長以外。

「嗯咳。」看受邀請人差不多都到了,主持人千冬歲起身發言。

「感謝各位抽空前來,今天聚會的討論重點是:『交換禮物的秘辛』的投稿被封殺出局。」

那呢? 那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是沒什麼關係,只不過是在場的各位沒了曝光機率而已。」發言完畢,主持人坐下,偷偷找機會幫夏碎夾菜、倒茶。

「曝光?不是所有投稿都被拒絕嗎?」大家一起沒戲演,那還有什麼問題?

「並不是。水影收到架空的通知信函告知,是除了『秘辛』以外的篇章都過稿了,所以其他人還是可以在投稿區版面,活得長長久久。」

「什麼!? 不在安全上榜名單的人,齊聲驚呼。

「沒想到這年頭,連吸血鬼都不如一隻小狗有戲演。(卷之獸還有續集?)」蘭德爾搖著紅酒杯,笑嘆人間。

「我才冤咧。」班導說,「連夏卡斯都能插花當配角(請見小亭大戰販賣機),我這個跟漾漾同宿舍還同班的班導,居然連碰面都沒發生過。」

「呿,你們倆個比我好太多了。」醫療班的頭頭為自己叫屈。

「醫療班的工作就是隱藏在世界各地,等各位袍級發生事故時,第一時間現身救援。明明我有參加聖地的烤肉宴會,卻被特傳迷在討論區質疑說我隱形了!你們難道不知道,我的第一志願是當忍者嘛! 要是輕易被你們發現我的行蹤,那我還能當保健室輔長嗎!?

醫療班學隱形術失敗的人,可是會被暴力女琳婗西娜雅打入地獄、永不超生!你想來醫療班實驗看看嗎?

「贊成!沒有提爾的禮物的話,就不會有火燒聖地的事件發生。」班導微點頭說。……漾漾疑惑,火燒聖地的不是外星雞嗎?

「尼羅,對於這件事,你有什麼感想?」輔長問著忙碌幫蘭德爾佈菜,怕主人攝取營養失調的萬能管家。

「……我沒有時間去想主人以外的事。」 所以各位儘量別來睬他,他只想完美達成份內的管家工作。

「我倒是無所謂。」曾經短暫插花『惡搞篇』的班長說。「能一直賭贏班導就好。」然後,她接了這麼一句話。

「萊恩你當然沒關係啦,『惡搞篇』你是主角耶。」

「……」萊恩沈默,『惡搞篇』根本就是個詛咒!

「那、那我還可以來找漾漾玩嗎?我想當Atlantis的交換學生。」有著獨一無二的開眼能力,天然系的外校學生白陵然,正努力爭取與漾漾相處的可能性。

「如果你真的要來就讀,我用不良少年跟你換!」千冬歲迫不及待的說。

「喂! 我才不去那個遙遠又無聊的地方。」誰要上那個會被無聊殺死一萬次的自然論!

「羅耶伊亞的西瑞同學,我們學院有很多高手噢。」眼見機會不可失,然慫恿著外星雞,以他最不能控制的本能誘惑。「而且在我們學院裡面,沒有不准格鬥的校規。」兩人立即達成交換協議。

啊?交換學生不是要學校同意才算數嗎?

……聽起來很恐怖!漾漾心想,還好我沒有去讀。誰知道七陵學院有沒有契約保護?我又沒有不死之身!

「不錯嘛,至少大家都有上場過。」有個蛇魔女髮絲蕩漾,展露綠眼青光。

陣陣陰風颳起,大家趕緊轉移話題。

「然後呢?『秘辛』為什麼被退稿?」

「因為水影不只是網路白痴,還眼睛脫窗沒注意投稿事項:限五千字內,因為字數太多,所以官網拒收。」用完餐點的千冬歲,優雅的擦拭嘴角後,回答。

「字太多!?那刪掉一些人不就好了。」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有誰主動要被刪掉?

當然不會有啦。誰知道少了這次出場機會,還會不會有下次?

「那怎麼辦?」  集體看著主持人兼召集人,誰叫你是情報班呢?

「簡單,水影想到了替代辦法,只是執行上有些困難要克服。她申請的信箱附送一個部落格,她想把一些文放在上面,供大家瀏覽。」她怕時間一久,討論區的文會被砍掉。只有努力攀登上投稿區,才能百年不朽啊!

「她行嗎?」那個連寄信都寄不出去的網路新手。

「行,開啟網路頁面有小尖兵指導動作,只是水影的部落格空空洞洞,我們在上頭刊文,會有點丟臉。」真像搬遷新居,除了原有裝璜,連件傢俱擺設都沒有。

「所以?」這次聚會重點是什麼?

「徵特殊傳說同人圖啦──請各位用威脅利誘、方法不拘,為部落格搶版面,就是為我們爭光啊!」

……冷場寂靜。

在座的異能人士無數,會打會殺會收服怪物,就是沒有一個人認識會畫圖的啊~~

「不管了,那是水影捅的樓子,叫她自己收尾。如果她找不到人來捐圖,害我們丟臉的話……」下場過於血腥,被消音處理。

想不到解決辦法的眾人,再次轉移話題──

「這是我剛收到的,誰要?」班導拿出一袋,印有台灣郵政半日配圖案的硬紙袋問。

說時遲那時快,班導座位方圓五公尺,瞬間淨空。連搞不清楚狀況的我,都被雅多雷多一併拖走。

「噢噢噢~我等這個等好久了!」 殺手興奮地奪走謎樣包裹。眨眼間,消失不見。

那是什麼、那是什麼、那是什麼、那是什麼!?居然連移動陣都沒有,就把人吃掉了!

「╳╳一日遊招待券。」班導端起茶杯喝咖啡說。(?腦海裡出現大問號──茶杯裡頭裝的應該是茶吧,為什麼是咖啡!?)╳╳一日遊是什麼鬼東西啊~聽起來比地獄還要恐怖一百倍!

「噢,那接下來沒事,就散會嘍。」得知自己失去登場機會的喵喵,一直處於低迷狀態,無法回神。她連剛剛的說明會都沒聽清楚。

「等等,喵喵你怎麼了?」 喵喵的臉色極端蒼白,跟我頭痛肚子痛的症狀很像。

「我一直盼望學長的禮物好久了,好不容易拿到,卻不能讓大家知道──這樣我要怎麼撐到下回的交換禮物聖誕夜?」

……默默地,眾人瞭解。意思是下回章魚還會出現。

鳳凰女請放心,你有醫療班當靠山,學長的禮物沒有人敢跟你搶!我們還不想在出任務時,單打獨鬥、死傷沒有藍袍急救──

陸陸續續,有些成員離開,執行任務去了。

皇宮豪華版的宴會廳,牆邊還有個人在發呆恍神。

「那是誰啊?」

「水影呀,還在絞盡腦汁想她的部落格,和如何徵同人圖?」

目標確認無誤的庚,起身走向水影。

「來吧,我們去一個好地方。」蛇眼一出,催眠指令暢行無阻。

十五分鐘後,庚獨自一人回來。

「你去哪兒了?」

「去空地。」

「水影呢?」

「我把她留在那。」

「那不是瞬間被秒殺!?

「不會,我留了台衝浪板給她。」

「妳真好心。」

庚笑著反駁。

「我沒告訴她,那台衝浪板的名字。」反正,不是漾漾搭過的那台斯林。

……眾人默。

Atlantis若不知道重要物品的名字,是沒有使用權限。就算給了寶物、兵器也是白給。

「應該還好吧,現在不是上課時間。」喵喵無精打釆的說。現在她沒有任何心情去醫治其他人,如果真的叫她去的話……後果她不保證!

反正教室不會在空地上奔跑,水影不會突然變成一片╳╳排。就讓她多等一下,以示處罰。誰叫她那麼白痴,寫那麼多字被退稿!

「對呀,目前只有一群海怪和鯊魚在她附近繞圈圈。」庚自覺,她很仁慈了。沒有一掌送水影下地獄。

「既然她對我沒有愛,又何必手下留情!」庚陰森的微笑說。

……好冷,眾人發抖個不停。

「我下堂有課,先走了。」庚瀟灑退場。呵呵,還可以順便看教室散步,壓死路人的戲碼。

……戰鬥力不是最強的蛇女,本質上還是很恐怖的。


★ ★


遲遲不見蹤影的學長,在聚會終止前一刻到來。

「聽說,你們在開會討論交換禮物的事?」面無表情的學長這麼說,在場的人動作一致搖頭否認。

開玩笑! 學長送的禮物,絕對不可以讓第三者知道。即使知道也要裝作不知道,不然小命難保!

「那你們都不知道我送什麼東西?」

不知道、不知道!我們對天發誓── 絕對不知道喵喵的貓玩偶是你送的。

學長的臉色猙獰了。

「所以,你們也不知道米可蕥收到的禮物是誰送的?」

不知──眾人正要搖頭表示無辜的時候,熊熊想起……

慘了!冰炎殿下會讀心術──

銀槍出現半空中!

「知道秘密的人,我要焚屍滅跡──放心,一點都不痛的。」

啊啊啊啊──

迴盪反覆的慘叫聲,從茶館傳出,傳入各商店街店舖。

求救、求救──

剛踏出茶館沒多久的喵喵,回頭在茶館大門上掛了個牌子。


今日醫療班歇業中──
        重傷病患明日請早。 米可蕥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