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水影冥王星總部廢棄中
關於部落格
特殊傳說同人文,御我同人文
  • 36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反間(哈利波特同人)

哈利波特同人──   

     反     間

「她……死了?」  
 

「很不幸,是的。賽佛勒斯。」鄧不利多哀傷地回答,懷裡抱了個沉睡的嬰兒,短小的指頭緊緊抓握著魔杖。「為了保護這孩子,詹姆與莉莉不幸罹難,而黑魔王負傷逃逸無蹤。你該知道的,不是嗎?賽佛勒斯,畢竟你是個食死人。」  
 

「不!這不是真的……」食死人痛苦地嘶吼,落淚。   
 

這世上唯一曾維護他,對他好,對他微笑……,他愛戀的人──  
 

他再也看不到她了。  
 

原本以為,她婚屬於另一個男人,籌組一個家園,是他這輩子最難受的事。  
 

他想要忘記!  
 

他想要力量!  
 

他甚至想過用愛情魔藥奪回她!  
 

為此,他加入了食死人。黑魔王允諾,凡追隨他者,皆能操控無比強大的黑魔法。   

但他錯了。   

沒有了唯一心繫的那個人,他習得再如何強大、即使能殲滅全世界的魔法,又有何用?  
 

他將永遠地失去她。  
 

為此,悔恨、終生。    

「這不是我想要的結局……」賽佛勒斯跪地泣訴不已。   

「那麼,你想要什麼呢?賽佛勒斯。」   

「我不知道……我以為『預言』指的是別人,如果我早知道是波特家,我絕不會告訴『他』。我……我絕不讓任何人傷害她!」   

「如今反悔,遲了。賽佛勒斯。『他』找到了波特一家,想除去這個男孩,波特夫婦曾拚死抵抗,或許是某種防護咒語,小哈利才得以倖存。那麼,現在你想代替你的主人來傷害這個男孩嗎?傷害莉莉用性命保護救下的孩子?」   

「不!」賽佛勒斯低聲駁回,瞳孔驚縮成細點。    

那是莉莉僅有的孩子!   

一瞬,向來燦爛微笑的容顏,從記憶裡淡去。   

腦海裡微弱的生息,被巨大的恐懼聲響蓋過。   

──你要救主人的死敵?別忘了,那孩子體內還留有奸詐狡猾詹姆波特的血。

但是黑魔標記正逐漸變淡,說不定黑魔王就快死了。   

──醒醒吧!你贏不了黑魔王的!一旦他知道你有異心,你會被四分五裂卻痛苦的活著!   

全是你的自私而害死了莉莉!你不該為她做最後一件事嗎?   

──黑魔王要殺的人,沒有人能活著。那孩子不值得你用命去換。   

不值得?   

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

止不住滿腦的劇痛與嗡鳴聲,賽佛勒斯痛苦地呻吟。   

「不要!」賽佛勒斯雙手緊抓住額頭,流下涔涔鮮血。   

他竟記不起莉莉最後一面跟他說……了什麼?   

「……」她穿著純白的婚紗,紅唇無聲不停不停地說著。   

莉,妳說什麼?我聽不見……   

妳……是不是在怪我害死了妳?   

記憶裡的白紗新娘,抿著唇,嘆了口氣。   

「……」新娘再次開口說了很長的話,賽佛勒斯依舊什麼也沒能聽見。   

我錯了!我知道我錯了……   

賽佛勒斯緊緊遮住雙眼,哽咽懺悔。   

莉,就算妳要責怪我,詛咒我,用死咒殺了我都行!只要能再度讓我聆聽妳的聲音……  

「……」輕風吹拂新娘的髮稍,她一臉無奈地笑,闔唇不再有言語。  

一陣顫動,賽佛勒斯抬起了頭,仰望新娘正輕撫他的額髮,並遞出一朵玫瑰花。   

「……雖然你討厭極了詹姆,我仍是要說,這個家隨時歡迎你來,賽佛勒斯。」   

鮮豔的紅玫瑰凋零……   

「……我希望將來能生一個孩子,有你的聰明機智與寬容。我永遠記得,不論你被如何欺凌悔辱,依舊像個英俊的王子。」   

妳才是我的公主……   

「我的摯友,祝你早日找到幸福。」    

但,妳選擇了別人……我要如何擁有我的幸福──   

「再見了,賽佛勒斯……我永遠永遠會記得你。」新娘親吻賽佛勒斯的額頭祝福。   

Goodbye my friend, I’ll always love you.   

                                                           

霍格華茲,莉莉與他相識、擁有共同回憶的地方。   

他想回去霍格華茲。留在那兒,與回憶終生不離。   

「賽佛勒斯,你真的願意放棄食死人的身份?」自黑魔王襲擊波特家後,鄧不利多終於首次露出笑容。他總是盡其所能,寄盼喚回每個迷途的學子,拋棄邪念走回正途。沒能勸回墮落人性的黑魔王,將是他永生的殘念。   

「你相信我,鄧不利多。那是不是表示我能回霍格華茲任教?」  

「這個願望將會受到不小的阻擾,賽佛勒斯。你必須有耐心等待,其他人對食死人的恐懼與疑慮,短時間並不容易消除。而現在,我必須先優先處理小哈利的問題。」   

賽佛勒斯靜默半晌,一臉堅毅取出懷裡的魔杖。   

「黑魔標記尚未褪去,沒有人知道黑魔王會不會捲土重來。我唾棄虛偽的詹姆,卻又忘不了他是莉莉的孩子。鄧不利多,我希望你知道,我接下來做的全是為了莉莉,以及彌補我的過錯。」   

不破誓──   

強大的無形魔法,誓死保護的誓言,將賽佛勒斯和這名小男孩的命運,緊緊串連在一起。   

噓~不可以說出去,這是個秘密。至死方休。    

                                                           

十多年後,賽佛勒斯再度見到那名男孩。   

他與他父親一樣地頑劣、不守規距並惹人厭!   

唯一像他母親的,僅有那無所畏懼的雙眼。每每哈利波特目不轉睛直盯著他看,他就恨不得挖出哈利的眼睛!那仇恨的眼神,就像是莉莉的眼睛在對他說,絕不原諒他!   

那瞬間,他總想如何消滅哈利波特──,最後卻又饒過他。   

他不能……傷害莉莉的祈願。   

即使他瀕臨瘋狂。    

最終,   

他離開哈利波特的那天,   

離開霍格華茲的那夜──   

他永遠永遠也忘不了的那一刻,   

他揮動魔杖,   

殺了鄧不利多的黑夜。   
 

命運註定,未來一切。   

失去他的導師,   

失去他的依歸,   

也失去他衷心渴望的世界。   

                                                           

「『他』的力量愈來愈強大,你能感覺得到吧,賽佛勒斯。」   

「不!這與從前有何不同?我瞭解他的力量,卻什麼也阻止不了。」  

「這次不同的,賽佛勒斯。我們知道『他』的秘密,而『他』不知道我們知道,並已催毀三個分靈體。這場戰役,我們不會輸的。」   

「不!『他』不再信任我了。不然『他』不會冒險讓馬份去執行任務,馬份特地學得鎖心術,連我也誘騙不出。」   

「那麼我想,我們只能改變計畫了。即使我將為此而喪命,也要阻止『他』繼續殘害他人。」   

「計畫!?有什麼事能瞞得過『他』?」莫名的涼意襲背,令賽佛勒斯聲音沙啞抖著。   

「我們得準備一份大禮給黑魔王,讓你重得『他』的信賴與差遣。這一切,都是為了保護霍格華茲,以及未來的巫師們。」鄧不利多微笑著說。 

要問什麼事最能讓黑魔王動容?   

除了哈利波特以外,就只有一樣……無人能敵的絆腳石。   

「你不能……不能這麼要求我!」賽佛勒斯感覺到鄧不利多的強大執念,他不禁揣測不安起來。   

「只有你能辦得到,賽佛勒斯。除了你,沒有人能欺瞞『他』,沒有人的鎖心術能辦到,沒有人能在『他』身邊竊知分靈體的下落。只要漏了一個,我們將輸掉這場戰役。」   

NON!這不可能會成功的。」   

「答應我,賽佛勒斯。」   

「沒有你,『他』將再也無所懼!這是不可行的!」   

「冷靜點!賽佛勒斯。」鄧不利多緊抓住他猛力搖晃,直到賽佛勒斯回神直視著他。   

「聽我最後一次,在你……失去『他』的信任之前,殺了我,回去『他』身邊。你是我們剩餘的希望。」   

希望……   

他失去了摯愛;同時沒了敵手;   

又失去了愛徒;連導師鄧不利多也保不住……   

究竟,他還能擁有什麼?   

                                                           

「不、准、叫我懦夫!」魔杖揮出,男孩被擊飛。石內卜怒火滔天的說。   

他拋棄一切,失去所有,大半為了這個男孩。   

為了這個始終學不會鎖心術的愚蠢男孩!   

他咬牙心痛的逃離霍格華茲,   

哀傷逾恆地想。   

他再也無法回到這個地方。   

即使黑魔王死了,   

即使分靈體全滅,   

他也無法回來霍格華茲。   

這世上再也沒有他能立足之地。   

他知道,這一輩子,   

他將被追捕、通緝,   

被全世界憎恨到死!   

他都不在乎──!  
 

但是,他也將記得,   

世上曾經有兩個人,   

關心他守護他,   

並在另一個世界,笑著等他團聚。  
 

莉莉波特,   

阿不思鄧不利多,   

我將完成對你們的承諾,   

還予世界和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