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水影冥王星總部廢棄中
關於部落格
特殊傳說同人文,御我同人文
  • 36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千年之戰2(妖師之徒)


   ★千年之戰2(妖師之徒)


   自有記憶以來,


   他一直在找尋一個人。

   一個不知道長相、年紀,
 

       但對他而言,卻是個無可取代的人。 

   一個沒有名字的人。

   一個被稱為妖師的人。

   一個亦父亦師亦友的人。


       一個孤單死去的人。

   一個他前世最最敬愛,卻保護不了的人。 

所幸,在他懂事不久後,急躁瘋狂前,他極切尋人的願望被實現。   

當他第一眼看見那名小男孩,他便知道,他找到了、他費盡千辛萬苦才盼來重生的人。   

「你好。」我戰戰兢兢的打招呼,不想嚇壞了他。這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在他遺忘前世記憶的今生。   

「我是白陵然。你叫什麼名字?」小男孩眨眨眼,朝我露出甜甜的笑容,說。   

「褚、冥漾。」小男孩口齒不清的稚音,要歸咎於他難唸的名字。 


  我頓時熱淚盈眶。

他有了名字。

他正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

他不會在下一秒,消失不見──

「嗯!我記住你的名字,也請你記住我的名字。來,叫叫看~~哥哥看你有沒有記住?」   

   請你──像以前一樣,輕喚我的名。

   讓我確定,你是真實存在的,不是幻影。
 

        「然~~」小男孩甜甜的呼喚。   

「再一次。」我緊緊地抱住他,不想鬆手。   

「然!」小男孩嘟起嘴,眼睛一直盯著桌上精緻的蛋糕。「媽媽說,我可以吃蛋糕。」   

現在可不可以讓他吃完蛋糕,再陪表哥聊天?   

「好。」我勉強自己放開他,看他狼吞虎嚥的樣子,我笑了。   

「不要急,吃完還有。」為他擦去嘴角的殘屑,我說。   

「嗯~~」他用鼻音虛應,仍火速掃空甜點。   

我輕梳他的黑髮,希望時間就此停止。 

   
   沒有戰爭,

   沒有背叛,

   沒有生死之別離

   亦沒有絕望之憾


   我最敬愛的妖師──   

   請你不要悲傷,不要懼怕


   哪管鬼族如何強大,
  
 

   哪怕世間紛亂吵雜;
  
 

   我為你打造軍隊,


   我為你斬斷牽掛。
  
 

   只求你,
  
 

   不要、再次、不聲不響地,
  
 

   獨自離開人世。


   這輩子,由我保護,不用怕。
 
 

   不把你讓給他──
  
 

   害死你的牽掛


★★★@@★水★︾θ︾★影★θ︿θ★冥★﹀⊥﹀★王★﹋ω﹋★星★  


        「妖師,為什麼你要離開我們?」由妖師從人間各地撿回的棄兒,成圓團團圍住他們視若天神的恩人。   

 

「因為,我有想保護的人。」妖師淡淡笑著,招來其中最為伶俐,亦跟他最久的少年,然。   

「以後,就由你帶領他們,找到幸福,找到未來的出路。」將最後一本剛謄寫完的禁咒書交給然,妖師輕柔的交待──遺言。他怕終有一天,來不及,對他們說再見──   

「那個人,比我們全部、更重要?」然繃緊著臉,手裡將禁咒書捏得死緊。   

妖師微愣,表情哀傷的回應。   

「以後,你會明白。有個人,在你的生命中,是無法取代的唯一。假如失去最最重要的人,遠比失去自己的性命,更為哀慟、不能承受。」

說完,妖師離去。   

然一直看著消失的移動陣,一直看著、看著……   

淚流滿面,他止不住。  
 

我最敬愛的妖師,

我已經知道誰是我的唯一,

你能不能快點回來,

讓我安心, 

不再離去!?   

★★★@@★水★︾θ︾★影★θ︿θ★冥★﹀⊥﹀★王★﹋ω﹋★星★  


        尚未開學的七陵學院,出現了創校以來,最大的危機。   
        七陵學院中最不可或缺的開眼者──白陵然,面色凝重地朝七陵院長遞出一封退學申請書。 

「然,我知道你很想待在他身邊。但是,他已經選擇了Atlantis就讀,我想請你放棄追尋他的腳步,七陵學院比他更需要你的協助。」

「我發過誓,今生要保護他。」堅毅眼神的然,表明不接受任何慰留。  

「據我所知,Atlantis已經派了他們最強的黑袍學生,陪伴、照顧他……」   

白陵然忿忿難平地怒吼──打斷院長的話。   

    「是那個精靈害死了他!你要我怎麼放心得下!?  

院長室一片沈默,只聽見然的急促呼吸。   

「然,請靜下心聽我說──Atlantis的結界很完善,他在那裡會很安全。一切的一切,都只為了今天作準備。為了他的犧牲奉獻,沒有人敢輕忽這點。」院長把然的退學申請書,大喇喇地揉成一團,丟進垃圾筒裡。 

退學申請,駁回!

「謊言!」然嗤之以鼻說。   

「我比你更瞭解他們!他們選擇犧牲一人,以換取全世界的寧靜和平。」  


      不平等的天秤,

一邊是災厄之名的妖師,

另一頭億萬生靈的世界 

熟輕熟重──!? 

那群陌生人就這麼決定── 

狠心捨棄他最最重要的人。 

全世界也無可取代的人。 

他不能原諒!

即使瞭解──    

★★★@@★水★︾θ︾★影★θ︿θ★冥★﹀⊥﹀★王★﹋ω﹋★星★  

 

 

新生訓練後,聽聞漾漾被鬼族手下追,還差點被鬼族帶走,白陵然氣瘋了!   

  他們怎麼可以沒有保護好他!?   

        再次退學未允,白陵然旋然把院長辦公室給砸毀、非得重建的地步。 

死不放人的院長,也只有摸摸鼻子──,算了。稍後還得自掏腰包修理,被本校歷屆排名前十名的傑出學生、惡意毀損的辦公室。   

「我不在乎你准不准退學申請!反正,我不會再來七陵。」願意當面給院長宣告通知,他已經很給面子了。   

「不要啊~~」院長慘叫,跪在地上,緊緊扣住白陵然的大腿不放。 

「再考慮一下吧!你這一走,七陵的學生要找誰來幫他們開眼?」我們學院就只有你一個會啊~~   

「與我何干!?」如果不能和漾在一起,他才不管別人死活! 

「冷靜、冷靜一點──呃,對了!今年會舉辦大競技賽,你就代表我們學院去參賽,進入決賽後,你就可以無時無刻看到他了。」這樣可以了吧!?開眼師父──   

白陵然微微皺眉,似乎不太滿意院長的提議。 

「放心!Atlantis已經連續六回合榮膺決賽的舉辦場地,這回也不會變動才是。」嗚嗚~待會兒他要趕去賄賂打關係,求競技賽主辦單位絕對不准換決賽場地。不然,他就去把主辦單位全部╳╳換人!   

「叩叩。」有人敲門,請進。   

一名青年進門,無視於院長室裡的殘破瓦礫(剛剛被然破壞的),恭敬地朝兩人鞠躬行禮。看到向來威嚴顯赫的院長跪在地上,也無動於衷。   

「請問,可以幫我開眼嗎?」   

院長連起身的意思都沒有,暗扯白陵然的手掌,低聲請託。   

「留下來啦。我會『親自』去跟Atlantis溝通,日後你想怎麼進出他們校園、半夜找他聊天都沒問題。」七陵學院可是向來不跟外人打交道的,他就不信Atlantis敢不買他七陵院長的帳!   

白陵然閉眼思考半晌,問。   

「你願意結盟嗎?我需要Atlantis提供第一手所有和他有關的資料。」  

「結盟!?」院長微微抽搐著嘴角。他們七陵的實力向來高深莫測、又不外顯,與他校結盟根本是浪費時間,又不符合經濟效益的作法。   

「不要就算了。」談判破裂──然奮力甩開院長的禁錮,挪腳就走。   

「等一下啦。」院長欲哭無淚,趕緊站直身軀,擋在白陵然面前。「要結就結咩。」泣淚~他這個院長可真是被吃得死死的。   

「你先幫同學開完眼,再走好唄。然同學~~」   

「那要看這位同學,願不願意答應我的條件?」然瞟了一眼,直挺挺站著不動的青年。   

「什麼條件?」青年立刻回應。   

「有朝一日,當鬼王率領大軍對外開戰,你可願意幫助我,誓死抵抗!?   

聽見必須身處殺戮戰場的要求,青年這才顯露出訝異的神情。   

「我以為……鬼王已在千年前被消滅、封印。」至少,課堂上老師是這麼教的。   

「我只問你,願不願意?你只有兩條路可以選──」   

   願意,開眼。
  

   不願意,很抱歉!  
 

        青年猶豫很久,沒能回答這個問題。   

「我……非常需要您幫我開眼!我最重要的人,生了重病,以我目前的治癒能力,不足以醫治她。如果三天內,我不能及時開眼、獲得更高的治癒力,她會死的!」   

青年焦急的跪求。白陵然聽了,神情淡淡的,凝視遠方。   

「我也曾有個很重要的人,命運不曾善待他。於是我決定,由我改變命運以補償他──」   

「你呢?未來鬼族來襲之日,你要如何確保重要的人、性命無虞!? 

「然,不要嚇唬小孩子。」院長輕聲說著。雖然這是然開眼的例性要求,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敢與鬼族相抗衡。   

白陵然偏頭看了院長一眼,又正視青年難掩微懼的表情。   

「隨便你。」他從不勉強。   

這是他今生定的首要規距──要找他開眼,就得加入這場戰爭,以保護妖師漾漾為優先。 
 

妖師甦醒,

禁制鬼族的封印已解。   

 

他絕不再,   

讓妖師任由命運擺布。

 

以開眼,招募士兵,   

這次,你不再孤軍奮戰。   

 

你有七陵為盾,

率軍隊護你,

你用妖師之名,

我用性命保你。



就算魂飛天際,也不畏懼──

有我陪你一起去。


Atlantis
的同伴,與你同在。

先知的後代,為你改變未來。


你再不會一人死去,

孤單地,

連存在的記憶

都被抹去


徒,

敬你,   

用鮮血,   

洗盡過去,   

不快的回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