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水影冥王星總部廢棄中
關於部落格
特殊傳說同人文,御我同人文
  • 369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萬聖節賀圖文─禁忌之子禮物盒,雅多&雷多‧葛蘭多


★萬聖節賀圖文──倒數第八天,禁忌之子禮物盒,雅多&雷多‧葛蘭多
 

  
 

禁忌之子,

  殺戮之光,
   

於血霧之夜誕生,  

於晨曦之初死去;   

妖精族失去了信仰,   

聖地守護沒了冀望。   
 

先見之鏡預言,  

      諭千百年不變──   

放逐禁忌之子,   

泯滅殺戮之光,   

還妖精族一個寧靜,   

還聖地永遠地信仰。  
 

「……那就是你們孤立我弟弟的原因?」只為了一個飄渺不實的預言!?   

甫接下先見之鏡的重責大任,最新一代妖精族的先知者伊多‧葛蘭多,極為失望地看著手中那只珍貴稀有的妖精族聖物。   

他以為,只要他得到了崇高的先知之位,就能改變雙胞胎被族人歧視的目光。   

他總想,喜悅無垠帶著他們,參加族裡的每個歡慶活動,和族人和樂相融。   

他冀望,有天雅多雷多能衷心歡意地笑,而非終日困在小小的屋子裡,鬱鬱寡歡,了此餘生。   

如今得知的一切,已撤底摧毀他為三兄弟所搭建的夢想。   

「伊多‧葛蘭多,你似乎一點也不瞭解先見之鏡──」剛卸任的先知,微怒地質問新守護者。   

代代相傳的先知,僅有持有先見之鏡才能預見的箴言,皆是不可違抗的命運。他一點也不想、被迫交出先見之鏡──  

更別提將之傳予新任先知,居然是族內千百年來最為忌諱、不能容許存在的禁忌之子的兄長!  

「先見之鏡的預言,是必定會發生的未來。你若輕忽警示,終將自食惡果。千百年來的傳述不變,禁忌之子必將帶來災厄,他們兄弟倆本就不該存在世上!」  

「住口!」伊多怒斥著前任先知。  

「你不懂他們,沒資格這麼說──」  
 
   雷多是那麼天真活潑,

   雅多是那麼內斂聰明。

       他們的好,用一輩子時間也說不清,

  他絕不容許,疼愛的弟弟被人誣蔑看輕!
 
 

「別再自欺欺人了,伊多‧葛蘭多──我稍早看見了,他們倆真不負禁忌之子的惡名,滿身血腥,至死亦離不清。」  

「用先見之鏡?」伊多剎時慌了心,為胞弟的安危著急難安。  
 


  先見之鏡,請為我指正光明,

  顯示吉兇,未來命運──   


     像暗夜裡浮動的烏雲,黑漆漆的鏡面什麼也看不清
 

除了被先見之鏡自個兒選中的守護者,誰也不能探知未來
  

一片血光四濺的景象,伊多提心吊膽地看著。鏡中的胞弟正以無比快速的身影,與全身灰白的鬼族激戰──  

他不能袖手旁觀!  

雅多、雷多,是他最鍾愛的手足,一輩子不變。  

在失去雙親之後,他立誓──要盡一切力量,守護胞弟倆無煩憂的生活與喜悅。  

瞬間,移送陣啟動,將伊多‧葛蘭多送至他最掛心的親人身邊。  

前任先知看著伊多離去,面無表情,也不阻擋。  

自從先見之鏡從他的手中,移至另外一個人的掌心,他已失去這世界唯一重視的珍藏。  

「伊多‧葛蘭多,終有一日你會後悔──」他看見了新任先知死去的箴言,在移轉先見之鏡的守護者剎那。  

「懊悔死去,結束今生的命運。」  

預言,必將成真──  

★★★@@★★★︾θ︾★★★θ︿θ★★★﹀⊥﹀★★★﹋ω﹋★★★  

「把預言之鏡交出來──」成打的鬼族,囂張現身地說。  

雅多、雷多一點也不猶豫,以符幻化兵器應戰。  

「敢搶伊多寶物的傢伙,都給我去死!」成天聽伊多在那邊唸唸唸,就知道他有多麼重視繼承先見之鏡的今天。  

「敢來聖地找碴,就要有犧牲的覺悟。」雅多連劈了幾名鬼族後,這麼說。 

他們的能力雖然不強,但、有一點共識,絕對沒有人能比得上!  

那就是維護伊多的安全,並擴展到聖地的保護!  

他們絕不讓任何人,傷害這世上唯一疼愛他們的人,唯一重視禁忌之子的存在,而不是忌憚畏怕!  

奮戰半天,驚險打贏的雙多,頹倒在地爬不起。  

「好累!雅多你還站得起來嗎?」  

「……我砍的還比你多。」你以為,我會比你好到哪去!  

「今天是伊多的生日耶~~」看著滿地瘡痍的打鬥殘局,很想哭的雷多撇著唇低低說著。  

「那你還賴著做什麼!?」雅多硬是逼乏力的自己站起身,收拾一片混亂、桌椅擺設。  

伊多總是為他們設想、面面俱到。他不想連個小小的生日慶祝,都給弄擰。也不想讓伊多再操心煩惱,為他們遠近馳名的惡運禁忌之名。  

「雅多,怎麼辦?伊多快回來了,禮物還沒想好耶~~」脫力的雷多,以僅存的最後一絲氣力,勉強召喚出旋風法陣,把垃圾連鬼族一併清掉。房裡只剩下點點的血漬殘跡,是他和雅多奮戰不懈的見證。  

「……我去找──」雅多才說三個字,房內正中央浮現移送光陣,法陣中央有抹再熟悉不過的身影。  

「來不及了。」  

兩枚雙胞胎頓時苦著臉,不知該怎麼解釋這一切。  

他們明明答應過伊多,不隨便動刀動槍、傷害生命的……  

然而,雅多和雷多一切懊悔的情緒,剎那間都消失無蹤。在伊多溫暖無比的懷抱中,他倆酸澀著眼睛,緊緊地回抱長兄。  

「有沒有受傷?」伊多著急的問。他憂心忡忡的語氣,令雅多、雷多深深心悸不已,受人重視的感覺很棒!  

「嗯,沒事。幾個小嘍嘍來找碴,我隨隨便便就可以把它打掛!」沒注意後背被劃了條血痕的雷多,大言不慚地說。  

「伊多,恭禧你獲得先見之鏡。」雅多淡淡一笑,轉身想繼續清理環境,被伊多握住手掌心,牢牢不放。  

「那不是我最想要的東西。」伊多極為認真地,看著胞弟倆說。  

「我最希望的,是你們倆個永遠平安無事。」 

 

為此,他願用一切代價去換。 
 

即使,得揹負預知的命運,  
 

即使,他被聖地禁錮自由,  

即使,不得善終──  

他也不悔!  

        「呃,伊多,我們有事,出去一下。」雷多偷偷扯著雅多,暗示。  

「嗯。馬上回來。」要去準備禮物,給伊多一個驚喜。  

雙多兩人努力假裝沒事狀,才踏出一步,就被伊多給制止。  

「別費心幫我準備禮物了。你們倆個現在最需要的,就是躺在床上休息──」一手一個,拎著兩人的後衣領,然後推向臥房。伊多用溫和的語氣說著,卻又有股不容反抗的堅持在裡頭。  

「現在我最想要的禮物,就是你們倆個,乖乖待在我身邊,別離開。
 

所以,雅多&雷多‧葛蘭多雙胞胎,請把自己裝進禮物盒,送上來吧~~  

早已忘記這是哪一年哪一月發生的事情。  

熊熊想起來,是因為萬聖節倒數第八天,一張禁忌之子禮物盒的圖片,開心笑著的雅多&雷多‧葛蘭多,被打包送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