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影冥王星總部廢棄中

關於部落格
特殊傳說同人文,御我同人文
  • 367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千年之戰惡搞番外(腦震盪)完

★千年之戰惡搞番外(腦震盪)   

發生意外的那天,是因為假日的前一晚,網遊打怪通宵達旦,而導致隔天趕公車時精神恍惚,走錯路認錯不同向的公車……要是早知道今天會發生這種混亂場面,打死我都不再熬夜不睡!   

★★★@@★水★︾θ︾★影★θ︿θ★冥★﹀⊥﹀★王★﹋ω﹋★星★

          碰──   

        凌晨冷清的台中街道,一名學生被煞車不及的公車給撞飛了出去。 
        ……   
        看了開頭,大家應該都猜得到,那名倒楣被公車撞的高中生,正是咱們特殊傳說的主角──千年衰人褚冥漾是也。 

        「嗡伊、嗡伊!」久未重逢的救護車來了。
        急救擔架抬下,車禍倒地學生抬上,前後花費十分鐘,救護車火速飆走。
        十秒過後,
一只被主人遺落在馬路邊的手機,由一名黑袍者拾起,收進口袋。 

 

 

「褚這個白癡!他要到什麼時候才不會給我找碴!」被任務給耽擱遲到的冰炎殿下,火氣恁揚。
        ……在大庭廣眾之下,手機裡的瞳狼,毫無回應。   

水影OS:學長,我想漾漾這個重擔,你得要揹負一輩子才是。   

沒過多久,冰炎殿下從醫院再度運用特權,抱起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漾漾,使用移動陣回到Atlantis的保健室,找醫療班輔長治傷。   

「……」將病人翻來覆去,檢查傷勢的提爾疑惑不解。   

「他沒事呀~」   醫療班的頭頭,對著至高無上的黑袍,如此說著。
        ……那他為什麼不醒!?」冰炎殿下不悅地反問。臉上擺明指出,你這個庸醫!到底會不會看病──虧你還是鳳凰一族出身。(@Ψ@)   

「哎呀,反正我說沒事,就是沒事!你拎他回去休息,睡一覺就好。」提爾一掌即將拍上學長的肩膀,被火爆殺人兔給一腳踹飛。θ∩θ   

「我最討厭別人碰我!你到底要我講幾次,才會懂!?@︿@   

再次抱起蠢到不行的學弟,冰炎殿下眨眼間消失不見。   

「……那為什麼你可以接受他的觸碰?」▔ρ▔對著移動陣的餘光,提爾喃喃自語著,心有不甘。   

★★★@@★水★︾θ︾★影★θ︿θ★冥★﹀⊥﹀★王★﹋ω﹋★星★

        收到漾漾出意外的訊息,白陵然立即趕到Atlantis探望,昏睡尚未醒來的漾漾。 
        ……正值上課時間,祭咒之徒接完手機,正大光明的蹺課走人,連授課老師都不敢吭一聲,阻攔白陵然離去。     

        原因是,七陵院長曾經私底下,對所有校職員宣佈一道非正式的命令公文──不准防礙白陵然所做的任何事!
  
 

 

即使他要放火燒學校!

即使他抓狂,砍人傷人揍扁人! 

一律不准阻擋他!

和以上威脅性命安全的事件比起來,學生蹺課算什麼!?   

保住自己腦袋瓜不落地,比較重要吧~~   

        因此,場景由七陵學院,移轉到Atlantis的黑館。

★★★@@★水★︾θ︾★影★θ︿θ★冥★﹀⊥﹀★王★﹋ω﹋★星★

         「你們到底是怎麼保護他的!?」╪頭暴青筋的白陵然θ︿θ,朝著一大票黑袍,大聲指責! 

        「這只是個意外……」木天使安因奉上茶點,指望能消消來客的怒火。 

        「這不能怪吾家,是褚冥漾自己認錯了公車所致。」鬼娃瞳狼突然跑了出來,為自己沒能保護妖師的過錯,振振有辭地辯解著。 

        「那我要怪誰?不長眼的公車司機嗎──」白陵然語意陰風陣陣地響起,眾人不禁暗地裡捏把冷汗。 

        然可是祭咒學院出來的資優生耶,得罪他的後果,比得罪那名鬼王第一高手還恐怖! 

        至少,你可以提防鬼王第一高手的偷襲;卻不能阻擋盟友朝你扔來的咒術攻擊。 

        他們還不想,和一整間七陵學院為敵!!! 

        那會死無全屍、免墳地── 

        「叩、叩。」此時,敲門聲在褚冥漾的宿舍門外響起。 

        將來人請進門後,出現的是張眾人陌生,而冰炎殿下極為熟悉的臉孔。 

        學長皺眉,擋著來人不給過。 

        「你來幹什麼?」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阿希斯── 

        陌生人憑空變出一束鮮花,插在漾漾的床頭小櫃上。 

        「當然是來探病啊~~我跟上頭請假一個月,等漾漾好了以後,我才會走。」如果,能藉機拐到一頓下午茶,那就更好了!變臉後的安地爾,笑嘻嘻地回應冰炎殿下。 

        兩人的敵視火花,一觸迸發! 

        室內一旁不明所以的路人甲,看得一頭霧水。 

        「冰炎,你不為我們介紹一下?」為了舒緩火爆的氣氛,夏碎學長插話了。 」

        「沒什麼好介紹的!」 

        「不用了,我對各位沒什麼興趣。」 

        兩人異口同聲地拒絕,夏碎學長的提議。 

        「你不能留在這裡!」冰炎殿下怒顏相對,安地爾不懷好意地回應。 

        「那也要你有辦法趕我走,再說──」 

        話剛說完,學長的手機響了。 

        ──緊急任務,徵調冰炎殿下出勤。 

        「又是你搞的鬼──」冰炎瞪視著安地爾,質問道。 

        「可沒冤枉我!我得知漾漾出事,就立刻趕來了。哪有閒情逸致去製造混亂,給你收拾!? 

        他只不過是──放出幾個假消息,讓公會緊張頭疼不已。 

        所以,@﹏@拜拜!冰炎殿下──請去忙你的吧。

  漾漾,我會好好照顧地~~
 

        「……總之,你給我安份一點!」受制於公會的學長,逼不得已走人前,朝安地爾撂下警語。 

        「還有然,請你代為看管這名危險份子。如有不良舉動發生,請你連絡賽塔前來處理。」看是要毀屍滅跡,還是驅除出境,都用不著外校生出手。 

        移動陣發動!學長離去之後,室內其餘的黑袍與校職員等,在然的示意之下,一一散去。 

        靜默半晌,然問道。 

        「你是怎麼知道他出事的?」然握緊漾漾的掌心,端倪著甜蜜的睡顏,絲毫捨不得眨眼。 

        「這是‧秘‧密。」﹋ε﹋///b安地爾拋了個飛吻給然,然後迅速無比地爬上床,將漾漾擁入懷中。 

        「喂!你在幹嘛!?然眼紅了──這可是他一直想作,卻沒膽子去實行的計畫呀~~
 

        「我累了,抱著漾漾會比較好睡。」安地爾拍拍另一邊空曠的床位,說。
 
        「你的位子在那邊──」@
@ 

        猶豫三秒,然火速地佔據剩餘的床位,緊攬著漾漾的手臂,入眠沈睡。
 

        「……晚安。」θ︿θ然對著漾說,也對著鬼族說。
 

        「你也晚安~~相信今天,我們都能得到許久渴望的美夢實現。」︾﹏︾
**  

★★★@@★水★︾θ︾★影★θ︿θ★冥★﹀⊥﹀★王★﹋ω﹋★星★

        星夜降臨── 

        同時醒來的然與安地爾,睜眼瞬間,五官相瞪,藐視著對方! 

        「怎麼是你!?漾呢?」倏地,兩人一同蹦跳離床落地。四下尋找,應該躺在床上休息的病號,褚冥漾。 

        『你們倆又怎麼了?不要一起床就鬥氣,會容易老的。』漾漾捧著杯茶,和一大盤的點心,從房外推門而入。 

        「漾漾!? 

        你、你是漾漾嗎?你可知道──你剛剛說出口的是,千年前的古語呀!!!!!!!!!!! 

        『嗯~~叫我什麼事嗎?』漾漾微笑問,左右轉著頭,看著兩人。 

        『你……現在是妖師嗎?』然用著不熟練的古語,一字一音拼湊成句。 

        『欸,算是吧。』有些被問句難倒的漾漾,訝然笑說。 

        『那種小事就別管了!現在,我‧要‧喝‧茶──』搶過茶盤點心,安地爾連帶漾漾一起推向陽台。 

        星空晚宴,正式登場。 

     這是妖師積欠他已久的聚會,誰也不准來打擾、破壞!
 

        『我也要~~吃點心不會飽啦!』然攤手變出滿漢全席,擺桌佈菜,全程只用了三分鐘。 

        『這麼多……我們三個吃不完的。』妖師惋惜說著。 

        這時,窗台底下有人插話。 

        「沒關係~~再多食物我都吃得下!」 

        登登登登──殺手來了! 

        還是飛簷走壁,爬窗戶上黑館四樓的奇葩一名。 

        然與安地爾立即散發殺氣,共抗外敵。 

        「西瑞,你來作什麼?」半夜失眠不睡覺,你不會去工作、賺錢養家哦!? 

        「先見之鏡跟我說,今天來找漾,會有好事發生哪~~」 

        「又是先知──」然與鬼族同時咬牙切齒,悼念詛咒文。 

        兩個人刮分妖師就已經很勉強了,現在又多了一名殺手來搶,是怎樣!? 

        『你們三個都不要吵!再吵,我生氣了──』眼看三人一言不合,快要幹架。妖師一手拉一個坐下,嘴裡安撫著第三個。 

        斜睨著敵手,三人各自喃喃私語,無非是百般酷刑嚴懲的十八禁內容。 

        看在妖師的份上,這回饒了你! 

        三人的臉上,同時浮現這個想法。 

        『肚子餓的來吃飯,口渴的人去喝茶。不准再吵了,不然我趕你出去喔~~』妖師翹高著唇,氣嘟嘟地說。θ∩θ 

        「本大爺才不屑跟雜魚吵架!」殺手吞菜如吞空氣一般,講話還能口齒清晰,真是佩服他! 

        「我的喜好是把人變成同類,而不只是耍耍嘴皮子。」被貶低地位的鬼族不爽了! 

        「兩位要打,請到競技場去。別破壞這裡的擺設。」 

        暗地裡朝桌子底下丟了個移動陣,然快速拉著妖師退離移動光陣的範圍。
 
        下一秒,殺手和鬼族消失不見。 

        『……然,等等你會挨揍的!』妖師無奈地看著然。他是不希望他們幾個吵架,可是也不想看到,有人因此被圍毆啊~~ 

        『管他的!等他們回來,我們早走了。』想對他動武?也得先找到他和妖師再說吧。 

        另一個移動陣發亮,將然與妖師,送往未知之地。      

★★★@@★水★︾θ︾★影★θ︿θ★冥★﹀⊥﹀★王★﹋ω﹋★星★


        綠意盎然,鳥語花香……個鬼!
   

這裡是妖精族的聖地,才不是那麼平凡無趣的地方。   

「需要導遊……」招攬遊客的話還沒說完,河童被人一掌巴飛。然用的是大氣精靈及火精靈之術,一點也不費力氣,就把路人甲給變成一枚火燒屁股的掃把星。   

『這麼做……不好吧?』妖師同情地看著急速劃過天空,那枚閃亮的流星。   

『管他去死!我們要在他們倆個來之前,躲起來──』他與妖師的聚會舊敘,才不會被打擾。θ︽θ   

聞言,妖師靜靜地看著然,嘆了口氣,說。︾﹏︾**   

『沒有安與羅耶伊亞,還是有別人會來。』他已感覺到一股熟悉的力量,即將露面。   

這時,說人人到,移動陣在然跟前亮起。出現的是聖地的守護者,水之妖精族,先知伊多‧葛蘭多貴族。   

『妖師!』伊多很興奮地跑過來,把然緊挽手臂的人給搶走!   

『我等你等好久了,妖師。在西瑞同學來找我占卜的時候,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聖地找我!』   

……對不起,你誤會了!﹋ε﹋///b伊多先知。這是妖師心底的OS──   

召喚移動陣來聖地的人,是被你徹底忽略成背景的祭咒徒弟,白陵然。你沒發現他已經開始散發詛咒之光了嗎?   

不想待會兒發生殺人命案,妖師輕輕地掙脫伊多的箝制,一左一右拉起兩人的手,慎重其事地介紹對方。   


  『這是然,我最得意的徒弟。』

  『這是妖精先知伊多,我的摯友。』

強迫兩人握手示好,妖師笑瞇瞇地說。絲毫無視兩人不甘情願的臭臉。 

 

『笑一個給我看。不然我要一個人走嘍~~』妖師以半威脅的語氣說著。   

抽搐著嘴角,然與伊多應聲裝出個假笑,打發了事。然後一人一邊,挾著妖師的手臂,朝相同目的地走去──千年以前,妖師位於此處的居住地。  

那時,這裡還不是妖精族的聖地。只是一處荒涼、偏僻的深山野地。  

『嘩──這裡的擺設都沒變耶。』  

……因為有人來打掃。   

『這副茶具還真乾淨,棋盤連一點灰塵都沒有。真是奇蹟!』   

……因為有人三天兩頭來泡茶,還一個人下棋、下得很快樂~~ 

『為什麼我的水晶都不見了?』   

……因為有人不爽!把所有東西都給砸爛!   

『……是誰燒了我的書房!?妖師有些生氣了──   

『是他!』毫不猶豫的先知,與祭咒之徒,一同伸指比著,剛剛踏進門口的鬼族。   

難纏的敵手,能剷除一個,便少一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